首頁 > 金職新聞

施孔勤:夜空下最亮的星

來源:建築工程學院作者:陶 晶時間:2019-06-27浏覽:13設置

A+ A-

夜晚模式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在時速200Km/h甚至300Km/h的高速運行下,列車爲什麽還能這麽平穩?讓鋼軌達到平順度最大化,這就是“穩”的源頭。而這離不開軌道線路工們夜以繼日的悉心管理與維護。

線路工的工作就像是“繡花活”,除了要有在淩晨深夜的那份責任擔當,更是需要以零點幾毫米爲計量單位的那份匠心守候。建築工程學院建築工程技術專業2017屆畢業生施孔勤就是這衆多線路工中的一員。



                                                           


                     施孔勤與同學的畢業照(右爲施孔勤)               

                                                            

“新兵蛋子”與入職攔路虎的抗爭史


施孔勤今年24歲,目前是一名擁有22個月工齡的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杭州工務段線路工。施孔勤坦言,這樣的工作年限,在他所在的工組裏仍然算是個“新兵蛋子”,“我的路還很長,這只能算是個開始,組裏有很多工作年限超過10年的師傅。一開始工作的時候,我什麽都不會,還好有他們在,關于這一點,我一直很感恩。”

在很多人眼中,施孔勤是一個運氣很好的人,大學一畢業就能進入國企,工作穩定,收入不錯,只要不出大問題,一輩子都能這樣安穩下去,就連施孔勤自己一開始也這麽認爲。可這些想象的美好,在剛一入職的時候,就給了他沉痛一擊。

一個月的入職脫産培訓並非走走過場,鐵路行業的任何工種都是高危行業,因此施孔勤的入職培訓異常嚴格。大學專業是工程類的他,卻在面對軌道交通裏那些門門框框的時候犯了懵,“這幾乎與我大學所學專業完全是兩個領域。”施孔勤苦笑道。可入職資格卻並不會因爲這樣就給他轉圜的余地,一個月內,新進人員必須考取鐵路線路中級工證——這是線路工的上崗證,考不出來就直接“丟了飯碗”。80個新進培訓員工裏,大部分都是鐵路相關專業的,他已經落于人後,卻怎麽都不甘心就這樣被拒之門外。那一個月的培訓裏,施孔勤沒有出過一次學校,沒敢在課上打過一次盹,考前幾天甚至爲了鞏固考試知識連著好幾夜都奮戰到後半夜甚至通宵。

“我自認爲不是一個學霸,但我熱愛這份工作,我需要證明自己,這是支撐我的信念。上崗證在手裏的時候,我感覺一切都值了。”回憶起培訓的那段時光,施孔勤至今感慨萬分。


                                                                           



     正在聆聽安全教育的施孔勤
                

                                                                  

“新兵蛋子”與工作崗位的磨合史


正式上崗後,施孔勤便住進了杭州維修工區宿舍,這裏隸屬于杭州線路車間。他所在的工組共21人,管轄範圍包括杭州站1-16道,笕杭線上行K198.605-K202.124、下行K198.069-K201.622,道岔103組等,總換算公裏達42.666㎞。對于一個21個人的團隊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小的管轄範圍。而線路工爲了作業時盡可能不對旅客的出行造成任何影響,往往會避開列車正常的運行時間,這個時間被稱爲“天窗”。“天窗”時間並不固定,但以深夜居多,線路工的生物鍾也因此要隨著列車時刻表的變化而變化。“‘維修天窗’所需時間比較短,一般分爲兩組進行,第二天1點半之前就要結束,‘施工天窗’則涉及比較多的工作內容,所需時間較長,通宵作業是常態。”施孔勤介紹說。

“來了鐵路感覺工作強度還是比較大的,剛來那會兒,每天上完夜班還能早上很早就起床,時間一長就不行了。持續性的體力加腦力活,不好好調整作息,作業期間就保持不了高度集中的注意力。”爲了避免産生作業失誤,施孔勤有意識地調整自己的作息,午休、“晚休”,甚至請工班長在最大調班限度內,申請給他連續的夜班、白班交替作業,讓自己不斷去適應這個工作的節奏。

拆卸鋼軌接頭夾板、扣件(道釘),松螺栓、切割鋼軌、撥進新軌……鐵路工的工作看著容易,但真正做起來卻並沒有這麽簡單,每個活兒都能讓人即使在大冬天也汗流浃背。每次作業結束,施孔勤的工作服總是濕透後又幹,但他始終甘之如饴。“這份工作雖然辛苦,但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我就要盡全力把它做好。”

軌道維修與施工工作,無論是哪一項,都事關生命安全。爲了保證作業安全和工作專注度,上交手機是作業前的必需流程,因此線路工們在工作期間基本屬于‘失聯’狀態。曾經是“手機重度依賴症患者”的施孔勤最初很不能適應,可是一路走來的曆程讓他明白,在軌道上工作,分毫疏忽就可能産生生命安全的風險。他開始試著讓自己的注意力從手機上轉移到其他方面,比如休息時關機,乘坐公交車環城“旅行”,從沿途風景中尋找心靈的安甯;或者他會一個人呆在單位的圖書閱覽室,翻閱一些目前需要的工具書……“很多時候我們越來越依賴著手機裏的小小世界,卻逐漸丟失了眼望世界的胸襟,克服手機依賴症的這個過程,讓我擡頭看到了更多的景致,而不是一個屏幕裏小小的世界。”如今“失聯”早已不再讓施孔勤慌亂不安,他逐漸學會自律地適應工作節奏,並保質保量的完成作業每一個環節。“萬事開頭難,最怕有心人。我還是成功了。”


                                     



          施孔勤參加鐵路運輸與現代物流融合發展論壇              

                                                        

“新兵蛋子”與他的紅色青春延續史


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總會遇到一兩個良師益友,對于施孔勤來說,能在崗位上不斷地自我磨砺並逐漸成長爲一名合格的軌道線路工,除了他所在工組的師傅和同事們一路的扶持和鼓勵,更離不開大學三年的學習與鍛煉。

施孔勤大學時曾擔任班長,也是建築工程學院學生會副主席、學校學生會副主席、金華市學聯執行主席,還擔任過班主任助理。回憶起大學經曆,有一件事讓施孔勤至今難忘。2015年暑假,他被學院老師指派策劃當年新學期即將到來的教師節活動。由于恰逢假期,同學們都還沒有返校,毫無經驗的他只能硬著頭皮,根據有限的信息獨自完成這份工作。“我清楚記得,當時單單策劃書就來回修改了18次。” 施孔勤說。在完成策劃案後,一系列問題又隨之而來,采購活動用具、明確人員分配、節目彩排……他頂住一切壓力,落實好各項工作,“當時覺得壓力特別大,以爲自己做不到這件事情,在活動圓滿落幕的那一刻,自己懸著的心才真正落了地。”

從那以後,類似這樣的活動接連不斷。在這個過程中,施孔勤的統籌能力、交際能力、應急處置能力得到了極大鍛煉,也讓他同時明白了大局意識、責任意識、合作意識的重要性。這些大學的寶貴財富一直伴隨著他,讓他的紅色青春在工作中得以延續,繼續不斷堅定著自己“又紅又專”的“紅磚”信仰,腳踏實地。


                                                             

                                                                    

施孔勤參加金華市學聯第一次工作會議

                                

“對我來說,‘精工築基、匠心建業’的建工精神是我對自己的要求和標准,即無論身處何地,都要有精湛技藝,優良品質,築就堅實基礎;也要愛崗敬業,創新發展,成就美好事業。”施孔勤的壯志淩雲並沒有因爲專工不完全匹配而被消磨,而是在磨練中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路子,向經驗豐富的老同志求取經驗、提升自己業務能力的同時,也用自己的心路曆程去鼓舞更多像他一樣的青年。每當這個時候,就是他感覺最不疲勞的時候了。

“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葦以航”。對施孔勤來說,平凡的崗位不是夢想荒蕪的絆腳石,恰恰是因爲當初的義無反顧,讓他找到了他的夢想帆船、他的造夢空間。無數次的跌跌撞撞,支撐他不畏艱難並越挫越勇的,是他仰望如水星空時,胸膛裏仍然跳動著的赤誠初心。


[關閉頁面] [打印頁面]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返回原圖
/